联系我们

诸城市冠华精工机械有限公司
联系人:豆经理
手 机:15966170868
电 话:0536-6097079
地 址:诸城市经济开发区西环北街60号

产品中心

当前位置:主页 > 产品中心 >

未支付的货物和服务款项申请机械留置权

时间:2018-10-14 14:56 作者:admin 点击:

  这样一来,就出现了马斯克所说的“交付物流地狱”。
 
  与传统汽车制造商不同,特斯拉并不是通过经销商来销售其汽车的。根据传统的做法,经销商会从汽车生产商那里购买汽车,然后负责进行销售和交付。而特斯拉必须自己负责所有这些环节。而且,该公司似乎并未准备好做到这一点。马斯克还提议了另一个烧钱的解决办法——打造自己的汽车运输车。
 
  在特斯拉第二季度财报电话会议上,马斯克称,他发现特斯拉的“大量生产活动都在软件方面,而批量生产问题主要是软件问题”。
 
  我们并不清楚他说这话的意思。
 
  “软件并不是他们的生产问题。”蒙斯特说,“生产才是他们的生产问题。”
 
  软件问题可以通过几个小时的编程和发布来解决。生产问题就不同了。它需要重新设计零部件,预定不同的工具,或重新打造组装线。更重要的是,这样做起来的成本很高。
 
  “我们解决了大量老问题。”特斯拉一名前任副总裁说,“但是,总有新的问题出现。生产线每周进行无数次调整,而且往往会出现意想不到的后果。”
 
  底特律会说,如果特斯拉按照传统的方法来生产汽车,那么这些问题就可能避免。这种传统的方法速度更慢,操作更机械,在生产活动开始之前先制定周全的计划。但是,特斯拉前任和现任员工称,精心策划准备并不是该公司的特质。
 
  “我从第一天开始就发现了特斯拉的财务困境。”这名副总裁说,“该公司能够让所有人相信,它正在增长。但是,华尔街还有多少耐心去等待呢?”
 
  如果特斯拉的财务状况能够按照蒙斯特预想的那样逐渐改善,那么华尔街也许很快能够松一口气。投资者将能够关注特斯拉的其他问题——富有争议的CEO,与管制机构的摩擦以及其他问题。
 
  “一旦你获得了大量利润,那么质疑者就不会弃你而去了。”蒙斯特说,“而且,质疑者会变得越来越少。”所以,忘了特斯拉CEO伊隆-马斯克(Elon Musk)惹上的官司和Twitter论战、SEC的调查以及马斯克在接受采访时讲述的辛酸事吧。忘了每周生产5000辆Model 3的目标以及从“生产地狱”转向“交付物流地狱”以及所有的返工吧。忘了嘻哈歌手阿兹丽娅-班克斯(Azealia Banks)的各种爆料吧。
 
  记住,特斯拉直到现在还是一家没有盈利的上市公司,而且有110亿美元的长期债务。它还试图在资本密集、利润率微薄的行业生存下来并发展壮大。
 
  记住,除了看空者和质疑者,马斯克还有另外一个敌人,那就是数学计算能力。
 
  现金紧张
 
  下面是特斯拉现金紧张的一些迹象。
 
  该公司试图与供应商重新谈判,以获得更有利的支付计划或折扣。在今年8月,一份针对22个汽车零部件供应商的问卷调查显示,有18个供应商表示,特斯拉给它们的公司带来了灾难。至少有一名供应商因为等待特斯拉付款而破产。在阿拉米达县,已经有十多家公司针对特斯拉尚未支付的货物和服务款项申请机械留置权。
 
  而且,有迹象表明,特斯拉还准备尽量节约使用它现有的现金。截至6月30日,该公司总共91亿美元债务吞噬了它的67亿美元资产。这就是说,它的营运资金出现了24亿美元的缺口。
 
  但是,这里是华尔街,像这样的数字并不意味着一家公司完蛋了。尤其是当这家公司拥有500亿美元市值和一位杰出CEO的时候。截至6月30日,特斯拉仍然持有大约24亿美元现金,其中9.42亿美元是消费者缴纳的Model 3保证金。除开保证金,该公司只有大约14亿美元现金。
 
  而且,它的债务也马上到期。在今年11月,该公司需要掏出2.3亿美元支付可转换债券。到今年底,它还需要准备9.2亿美元现金支付即将在明年3月到期的贷款。它还有一笔到今年12月到期的1.57亿美元的无追索权贷款。
 
  所有这一切加起来,你就会发现特斯拉的财务状况很糟糕。除开Model 3保证金,特斯拉的14亿美元现金最后只剩下了逾6000万美元。
 
  在财务上,有一种速动比率。它是指一家公司的现有资产除以债务。特斯拉的速动比率为0.20。在2008年,也就是在通用汽车公司破产前,它的速动比率是0.30。
 
  并发症
 
  因此,在今年3月,穆迪下调了特斯拉的信用评级,声称该公司必须融资才能继续经营和偿还债务。它估计,特斯拉今年需要融资20亿美元,而且它在2019年的现金流仍将是负的。
 
  换而言之,穆迪称,Model 3产量增加也无法提供特斯拉在2019年所需要的现金。
 
  事实上,根据特斯拉自己的估计,它可能还无法让公司开始盈利。马斯克在特斯拉第二季度财报电话会议上称,它会在接下来的季度中每周生产7000辆汽车(5000辆Model 3和2000辆Model S和X),从而实现盈利。
 
  与此同时,他计划在第三季度生产5万-5.5万Model 3汽车,结果实际交付5.584万辆Model 3,超出了预期。但是,这个产量也只相当于平均每周生产逾4000辆Model 3,还不足以实现马斯克承诺的盈利。
 
  尽管穆迪的可怕预言以及特斯拉实际产量和盈利产量的差距,马斯克在今年反复强调称,他不会进行融资。那么,特斯拉所需要的资金从何而来呢?
 
  特斯拉看多者称,他们“不会赌马斯克输”。该公司此前曾濒临财务崩溃,然后又勉强撑过了一个季度。因此,尽管特斯拉面临如此多的困境,但是麦格理分析师梅纳德-乌姆(Maynard Um)和蒂姆-刘(Tim Liu)仍然将其目标股价设定为430美元。他们相信,马斯克仍然能够像变戏法一样利用电动汽车信贷(ZEV信贷)和融资手段安然度过2019年下半年。
 
  他们的研究报告称:“我们的观点是特斯拉仍然有很多杠杆可以用来应付到期债务,包括ZEV信贷(在2018年下半年估计有5亿到6亿美元)和Model 3销售额、12亿美元未使用的债务承诺以及可能调整的信贷额度。虽然马斯克称特斯拉不必筹集更多资金,但是我们认为通过股票进行融资有利于改善特斯拉的长期发展前景,并提供缓冲资金以应付不可预测的经济衰退。”
 
  风投公司Loup Ventures的创始人吉恩-蒙斯特(Gene Munster)称,他认为像ZEV信贷的东西只不过是一种噪音。真正让特斯拉度过债务危机的还是老办法,即通过销售来产生现金。
 
  “特斯拉的发展归根到底还是靠Model 3的销量和毛利润率。”他说,“如果你能够想出一个办法让现金流从负变为正,那么你就可以应付债务危机。”
 
  蒙斯特的计划大致如下:(记住,特斯拉需要15亿美元现金来支持其业务发展。)
 
  —Model 3销量继续增长,毛利润率在2018年第三季度达到15%。
 
  —如果达到这个条件,即使特斯拉的现金流为零,它应该也可以应付它的2.3亿美元可转换债券和1.57亿美元无追索权贷款。这会让特斯拉的现金降到略低于20亿美元。
 
  —最难的时刻是2018年第四季度,特斯拉需要将其毛利润率提高到20%,而且增加汽车销量。
 
  —如果它能够做到这一点,那么它就能够产生10亿美元现金。然后,它在新的一年之初就会有30亿美元现金,这足够它支付债务。
 
  “假设我错了,Model 3的毛利润率在第三季度没有达到15%,或在第四季度没有达到20%,那么它的股价就会下跌,然后它面临的问题则变成了:它还能够融资到10亿美元吗?”
 
  从“生产地狱”到“物流地狱”
 
  让Model 3的毛利润率达到20%并不容易,部分原因在于马斯克所说的“生产地狱”。在过去一年中,特斯拉一直很难简化Model 3的生产过程并降低其成本。
 
  穆迪在今年3月之所以下调特斯拉的信贷评级,是因为它的Model 3生产速度比预期慢。从那时候起,特斯拉一直在努力提高生产速度,但是它仍然只在生产售价5万美元的Model 3,还没有兑现其承诺开始生产3.5万美元的Model 3。毫无疑问,一些下了保证金购买Model 3的人正在等待相对便宜的版本。但是,马斯克自己曾表示,现在售卖更便宜的Model 3“等于是让特斯拉送死”,因为它太便宜了。
 
  销售更贵的Model 3有利于提高毛利润率,但是它也有副作用——特斯拉现在就是不生产人们预定的更便宜的Model 3。这就导致了需求问题。
 
  根据投资公司Needham & Co.的分析师拉吉温德拉-吉尔(Rajvindra Gill)称,截至今年7月,已有大约25%的等待Model 3的消费者撤销了他们的保证金。与此同时,特斯拉同意将这部分预定指标提供给任何人(只要他们愿意购买更昂贵的Model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