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诸城市冠华精工机械有限公司
联系人:豆经理
手 机:15966170868
电 话:0536-6097079
地 址:诸城市经济开发区西环北街60号

产品中心

当前位置:主页 > 产品中心 >

猫用户在不同消费场景及品牌效应加持下

时间:2018-10-17 11:22 作者:admin 点击:

  值得关注的是,饿了么在讲述星选故事的同时,有意无意地勾勒出了一个美团的缩影。事实上,阿里一直有着“再造一个美团”的野心。
 
  如果说,阿里旗下第一代口碑在团购战中遭遇挫败后,重新打造新口碑是不愿把到店这一块的市场拱手让给美团,那么接下来收购饿了么,接连促成饿了么与口碑合并、建立星选品牌,都是在主动出击来抗击美团,目的是抢夺美团占领大半的本地生活服务市场高地。
 
  一连串的细节是,饿了么和口碑合并而成的新本地生活服务公司,由饿了么CEO王磊来担任公司总裁,向张勇汇报,口碑CEO范驰与王磊形成从属关系,向王磊汇报工作;饿了么星选也是类似“操作”,百度外卖核心高管悉数离职后,饿了么副总裁王景峰成为了星选的负责人;饿了么星选发布会当天,王磊和王景峰一同坐在了舞台前最中心的位置。
 
  这些细节传递出一个信号:与美团成为同一赛道的直接竞争对手后,阿里有意让饿了么来主导这场战争,尽管无论是王磊还是王景峰,更大的身份都是阿里集团高管。这也体现出阿里超强的控制欲。
 
  选择饿了么来主导战争,是因为只有饿了么能直击美团核心,但为了能在整个本地生活服务市场的竞争中赢得更多先机,阿里还得为饿了么穿上层层铠甲。
 
  于是一如王景峰所说,饿了么、口碑、星选未来都会和阿里在相关战略资源方面做更多协同,包括飞猪、影业、新零售等部门。如果将这些部门与美团一一对应,恰好就是美团生态里酒旅、猫眼、小象生鲜甚至摩拜单车等业务。
 
  至此,一个活脱脱的“阿里版美团”就这样呈现在我们面前。
 
  如今,美团和饿了么看似在各自的轨道上运转:饿了么忙着穿戴铠甲、建立护城河,美团忙着稳定股价,经营自己的二级市场,但新一轮的生活服务之战已然在酝酿发酵。10月17日上午消息,据中国香港地区媒体报道,日本机械设备商小松(Komatsu)开发出无人驾驶挖掘机及自卸车,利用人工智能(AI)技术配合摄像头及传感器,可在环境复杂多变的城市地盘中运作。小松正在为该挖掘机及自卸车进行实证试验,力争尽早投入实际应用。
 
  小松本次开发了两款作业车,一辆为挖掘机,一辆为履带式自卸车。挖掘机通过摄像头等探测障碍物,并以AI分析图像,也可识别位置、自行进行挖掘工作。至于履带式自卸车,可自行将砂土运往指定地点,一旦探测到人等障碍物便会停驶。两款作业车可配合使用,挖掘机前往挖土,自卸车前往接载砂土。
 
  小松早于2008年已把无人自卸卡车,于南美的铜矿上投入应用。相比有人驾驶,运输成本可减少15%。由于矿山可由控制塔预先设定行驶路线,反观市区的建筑工地相对复杂,无人驾驶的难度较大。
 
  日本建造业近年面对劳工不足的问题,无人驾驶作业车或有助舒缓有关问题。小松现正与电讯商NTT DoCoMo联合开发使用“5G”通讯技术,将来可透过远程操控推土机施工。无论是门口立着的易拉宝、会场张贴的海报,还是舞台背后立着的巨幅横屏,都无法捕捉到“百度外卖”四个大字,取而代之的是“饿了么战略升级”、“饿了么星选战略发布”等关键词。上台做分享的饿了么高管和商家代表们,也鲜少主动提及百度外卖。
 
  现场传递出一个强烈的信号是,这场发布会之后,百度外卖将彻底告别历史舞台,与曾经同它密切联结的人相忘于江湖。
 
  事实也是如此,自2017年8月24日被饿了么收购,即使保留了一年半的独立运营权,百度外卖也不可避免地走上了逐步“失去自我”的道路:15天后,CTO耿艳坤离职;22天后,集团内部重大人员调整,为核心团队的边缘化埋下伏笔;116天后,副总裁陈青宣告离职;204天后,百度外卖董事长巩振兵在微信朋友圈暗示离职动向。在这期间,还伴随着裁撤城市渠道经理、更名计划被提上日程的种种传言。
 
  对于百度外卖时代的终结,谁都不感到惊讶。如今,饿了么又带着它的全新品牌——饿了么星选再次站到聚光灯面前,向众人讲述起一个“外卖严选”的新故事。
 
  要说这个故事与百度外卖唯一的连接点,就是延续了高端的品牌形象,为高端人群传递出一种更高效率、更高品质的外卖诉求。而业界在讨论新模式可行性的同时,星选与饿了么的关系,以及幕后主宰阿里巴巴的终极目标,亦再次成为关注焦点。
 
  星选难以成为饿了么的“天猫”
 
  星选到底想做什么?用饿了么的话说,就是经历6个维度、5轮筛选、25项考量,向用户呈现顾问级的选品、杂志级的内容、特工级的配送,使得外卖更加优质和放心,成为外卖行业的“米其林指南”。
 
  从星选的职能方面考虑,其与饿了么之间的关系,看起来像极了天猫与淘宝的关系。饿了么副总裁、星选负责人王景峰对此说法表示认同,并指出,星选的优质商家同时也会呈现在饿了么App里,它打造的是一种基础能力。简言之,后者为前者开放流量入口,二者一个做大、一个做精。
 
  然而,想要做外卖界“天猫”的饿了么星选,实际上缺少成为天猫的基因。
 
  从决策自主性层面来说,尽管淘宝和天猫是同属于阿里巴巴旗下的电商平台,但却是两个相对独立的个体,两者都有各自的运营团队,甚至不运行同一套系统,天猫可以自主做决策,不会受到淘宝的影响和约束;星选与饿了么之间体系互通,星选的升级其实也是整个饿了么体系的升级,尽管星选由百度外卖团队和饿了么共同运营,但更多会受到饿了么的主导和管控,在战略决策上缺乏独立性。
 
  基于自主性的前提,天猫和淘宝就好似一对相爱相杀的“孪生兄弟”,两者之间不仅有业务协同,也有搜索排名、佣金抽成、盈利能力等方面的竞争,不存在从属关系。与之相比,星选和饿了么则更像是领导与下属的关系,星选则缺乏天猫那种“肆意生长”的成长空间。
 
  这便使得一种结果成为可能——星选最终与饿了么合并。
 
  前不久,阿里才将饿了么与口碑合并成为一家新的本地生活服务公司,现如今,百度外卖的零售渠道团队、技术研发中心、财务法务等部门早已与饿了么和整个集团完成融合,星选的负责人也由饿了么副总裁王景峰来兼任。为了让这家公司更加“浑然一体”,阿里很可能继续促成星选与饿了么的合并。但这种可能性至少在未来一两年,不会发生在天猫和淘宝身上。
 
  搭建起外卖界“米其林指南”的饿了么,无疑将改善高出餐量、高运营成本商家为大,外卖行业“野蛮生长”的现状,为高端用户提供一个高频、高质的消费场景。然而一个值得探讨的问题是,外卖精选或许是刚需,但仅靠一个星选App真的能搞定所有外卖消费场景吗?
 
  注重味觉体验的外卖与实物消费的天猫相比,最大的差别在于消费场景单一。天猫用户在不同消费场景及品牌效应加持下,更容易产生“回购”的消费行为。但外卖场景下,用户口味存在较大局限性,未必愿意轮流去吃旺顺阁、肯德基亦或是新辣道,因而对种类仍旧有着多样化的需求。
 
  在这层逻辑考量之下,星选似乎更适合存在于饿了么App的一个子频道里,消费场景也更趋近于高价低频。但或许,饿了么正是抓住了“价格歧视”的心理,用价格来将用户做一区隔。星选的用户,可能更看重“尊贵的星选用户”这一称谓。
 
  阿里想再造一个美团
 
  饿了么星选面世的那一刻,饿了么与美团在外卖领域的较量,就从大众市场走向了更加具体的细分领域,走向了差异化。虽然星选难以成为饿了么的“天猫”,但其外卖严选模式的确为行业带来了更多思考。目前,招商银行掌上生活的饭票平台,已然选用了商家精选模式,饿了么星选或许也将带动行业进行外卖严选时代。